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楼相思》什么相思明月楼 激H 楼相思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0-09-14 00:03:52

《楼相思》什么相思明月楼 激H 楼相思年上攻 连载中

《楼相思》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韵字分类:仙侠奇缘主角:楼凤池,巴蛇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韵字原创小说《楼相思》,主角是楼凤池,巴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对着逐渐转慢下来的小青,楼凤池抱手而坐,不打腹稿的脱口而出, “第一,不许对任何人、兽、鬼说你的来历,除了当着我闺女一个人,不许...展开

《楼相思》免费试读

对着逐渐转慢下来的小青,楼凤池抱手而坐,不打腹稿的脱口而出,

“第一,不许对任何人、兽、鬼说你的来历,除了当着我闺女一个人,不许再对任何人提起华清池!算了,就是我闺女也先不要说了,等她结婴以后再说。

什么,有人问你打哪里来怎么办?我说你,你叫什么来着,哦,小青是吧,我说小青你怎么这么笨的,你不会说你是我抓来的?

什么?你说我抓不住你?你个七阶形都没化的小泥鳅,你个毛都没长齐的,你说我抓不住你?

嗯,这还差不多。你就说我闺女脚滑,在华清池边上滑了一跤,晚上做了噩梦,所以本真君就把以前抓的一只巴蛇送给她压惊。

嗯,我管你是不是巴蛇,反正巴蛇化形最晚说话最早,万一你九阶以后还不能成人,拿巴蛇说话,最好掩护。

闭嘴,我没问你是什么,总之一句话,不许对任何人、兽、鬼说你的来历,更不许说你是什么,对我闺女嘛,都等她结婴以后再说。对了,还包括你们已经结契的事情。”

“嘶”小青的身子终于不晃了,我没想说自己是什么,我就想说,我本来就不长毛。

楼凤池上下打量了小青一番,显出颇为不满的神色,

“这第二么,作为灵宠,就要有作为灵宠的自觉,懂吗?一看你就不懂,看你那怂样儿,看在你居然还能赖上我闺女的份儿上,我教教你吧。这灵宠吧,是宠物,也是打手。

宠物么,就得乖,听说你还敢提了个什么‘三章约定’?我打得你剩三张纸你信不信。什么,你还好意思说你只提了一条?还什么换个厨子,那是你个跟班儿该说的话吗?

信不信以后我给你吃辟谷丹!什么,你早就可以辟谷了?那正好,辟谷丹也省下了。

好,接着说打手,还是那一句话,不许对任何人、兽、鬼说你会什么法术,更不许贸然使用你的天赋神通,对我闺女嘛,这个法术现在就可以说了,天赋神通还是再等等。

以后宗门里斗法,你看着问题不大,能不出手就不出手。

历练?秘境?等我闺女结丹,算了,还是元婴之前吧,必须要在确定没有第三者在场,或者确定不落痕迹之后,实在性命攸关的时候才能出手。”

“嘶嘶”小青的尾巴往下盘了一半,我没长手,我也不想吃辟谷丹。

楼真君看起来非常的不高兴了,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对着小青。好像懒得多说,但事关自家闺女又不得不勉为其难说下去的样子,

“第三条,唉——,你说说你,你还能有点儿什么用?吃吃,饭一桶;架架,打不了。

你说我闺女要你干什么?

最后一条,有一天,你们不管为了什么解除了契约,你不得以任何形式与楼相思为敌。

不得任何形式,包括主动、被动、怂恿、协助、参与伤害我闺女,或者伤害她在乎的人的任何事。”

“嘶嘶嘶”小青的身体整个盘了起来,就剩一个小三角脑袋还支棱着,我又不傻,真有解除契约用不上我的那天,我还打得过你家闺女么我。

懒得理睬小蛇,真君大人最后拍板:“行了,你现在就当着我的面立个心魔誓吧。”

“嘶嘶嘶”明明不止三条,小青会数数!

“抗议无效,”楼凤池把小青蛇从新拎成一根拐杖,点着小青口中颤巍巍的小芯子,手指动了动,“我听得懂你说什么,我劝你想好了再嘶嘶。”

呜呜呜,小思思的阿爹好可怕。

呜呜呜,小思思,你到是快说句话啊。

相思表示,第一,她见识太少,阿爹的意思,她听不明白。第二,她识海未开,小青的意思,她不想明白。

“呜,要我用人话立誓吗?”

“嗯。”

“用人话立誓可以换个厨子吗?”

某人的手指动了动。

“呜呜呜,嘶嘶嘶——”

——

回到幽篁楼里,相思坐在小机子上托腮看着小青在房里折腾,储物袋现在没有,从阿爹那里回来,她就把自己的纳虚袋双手奉上了。

听着小青时不时惊喜的“嘶嘶!”,在一屋子灵食与法衣齐飞,布偶和香料比武的热闹纷乱里,相思的嘴角就一直笑得没有合拢过。

母亲快回来了,可母亲布置的课业,相思还没有打开过。早就忘记了何为任性,今天晚上,她却只想任性。

颐清池的灭顶之灾过了,她居然还能好好的坐着,那样惶恐的劫难居然过得这么轻而易举,她很想庆祝。

但是,她不能和任何人去说,阿爹也不行。

好在还有小青,小青回来了。

幽篁楼顶,钟灵峰的晚风徐徐,两个寂寥的影子在屋檐上举杯。

“东来?”

“嗯?”

“你说那些老家伙是真看不见,还是装看不见。”

“小青隐匿气息的功夫还是不错的。”

“我都看出来了,瞧它那一路显摆的。”

“我是真没看出来。”

已茶代酒,茶不醉人,人自醉。

“东来?”

“嗯?”

“我想回家了。”

“那小丫头怎么办?”

“带回家。”

“你别吓我。”

“嗯,不吓你。”

我不是吓你,我只是想送给我们的小丫头一份蒙学的结业贺礼,回家,对你我而言是约束重重,但对小丫头,也许该由她自己来选择。

许久之后,东来的声音不确定的响起,“姑姑,也许会很高兴吧。”

楼凤池认真想了想,“嗯,起码不用整天发愁她那些嫁妆会发潮了。”

“喂!你,你又想干什么?”东来双手慌忙接下一块从楼下抛上来的乌黑的令牌,空中星光闪耀,直将当中硕大楼字下面小小暗金的“少”字小篆,也照得清清楚楚。

“聒噪,睡了。”已跃到地面的楼凤池负手迈进了楼里。

若只为了活得久点,星河山川,中古不灭。

生而有情,

那一年,重走这一条通天路,

她不求长生,不望登顶,却在路上合十感恩,

只为,有了相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