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错嫁:太后18岁》错嫁 出柜 错嫁:太后18岁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1-14 16:10:04

《错嫁:太后18岁》错嫁 出柜 错嫁:太后18岁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错嫁:太后18岁》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辛祺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南儿,洪德

《错嫁:太后18岁》由网络作家辛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南儿,洪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哈努儿的四月,天气干燥,早晚温差很大。日落后会有些寒冷,可一出太阳,就有了暖意,尤其是阳光明媚的中午,在阳光下似乎还能够感受到炙...展开

《错嫁:太后18岁》免费试读

哈努儿的四月,天气干燥,早晚温差很大。日落后会有些寒冷,可一出太阳,就有了暖意,尤其是阳光明媚的中午,在阳光下似乎还能够感受到炙热。

清晨,阳光暖洋洋的照着大地,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一缕阳光溜进了房里,照射在床前的纱帐上,显现出一道七彩的光晕。

南儿捧着一叠新衣进来,撩开纱帐,却不见人。只见一团锦被裘褥中,只露出一小片的黑色的发顶。

“郡主,该起床了!”

叫了好几声,这才从锦被中露出一张红扑扑的小脸来,在那一团花团锦簇的簇拥下,娇艳得仿佛初绽的梅花。

“几时了?”

她的眼睛挣扎着,睁开闭上,闭上再睁开,最后终于调整了焦距,定定地看向床前的南儿。那双一向灵动的明眸,依然显得有些惺忪而朦胧。

“郡主,时间不早了,起来吧。”

可能昨夜她睡得实在晚了点,今天想有些赖床呢。

郡主虽说有时候调皮些,有些小脾气,可是总的说来更像个孩子。虽然她一脸的秀气,长的娇小玲珑,身上女孩儿家该有的全有了,虽然“小”些,却也凹凸有致。可气质中总是豪爽有余,委婉不足。

女儿家的轻愁,薄怒,娇羞,心事,统统与她无关。她最近总是和三王子厮混在一起,好不懂得避嫌。真不知道这样的性子,怎么在这个权利倾轧的王宫中生存下去。

小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看看屋外的阳光,坐起来,伸出手去刚要从南儿的手中拿起衣服。

就在此时,从屋外传来小萱怯怯的声音。

“汗王!”

汗王?

小菊一惊,手臂直直地僵在那里。南儿也探头向外面瞄了一眼,有些进退两难,窘迫地怔在当地。

小萱的哈努儿话说得有些生硬,不过依旧可以听出来她似乎正在试图阻止什么。

“郡主她,她还没…没起床呢…”

“你是说寡人不能进去吗?”

那浑厚沉稳,冷淡而令人生畏的声音,仿佛从某个人的胸腔里发出来,带着某种震颤的回响,那种从字里行间透出来的威严,叫人心生怯意。

“奴婢,奴婢不敢!”

小萱的声音开始有点抖。让一向冷静的小萱声音抖成这样,还真不容易,莫非那人是凶神恶煞?

不知是害怕还是期待,小菊的心此时也开始在胸膛里用力地跳起来。

“不敢就退下!”

随后好像一旁的侍卫也随之呵斥了一声“大胆,退下”。

“是。”

小菊向南儿使了个眼神,便一拉被子,又躺了回去。

南儿把衣服叠放在床头,拉下纱幔,躬身退了出去。

随后一阵男子雄健的脚步声便越来越近,走都门口停住了,随后放轻了脚步,推门进来。

小菊闭上了眼睛,装睡。

过了好一会儿,屋里却一丁点儿声音也没有了。难道说他又离开了?

小菊偷偷地睁开眼睛,侧过头,透过层层叠叠的纱幔看过去,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床前不远的地方。纱幔挡着,看不清他的脸,可是小菊却能感觉到那一对目光的灼热。

他分明正在透过纱幔看着她!完了,被抓包了!

“怎么,还没醒来吗?”

小菊飞快地重新埋下头去。想了想,又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何况是自己未来的丈夫呢。他不怕她,没道理她怕他吧?这岂不是弱了自家的气势!

这样想着,她索性抬高了头,也不是说话,径自透过纱幔打量起他来。

纱幔挡着,朦朦胧胧的,看不很清楚他脸上,不过,好像大汗王也并不像她原来想象的那么老,至少比爹爹年轻很多。

哦,好高大,好健壮的身子!没来由的,她又想起了那个第一次就碰得自己鼻青脸肿的“铜墙铁壁”来。那道铜墙铁壁,肩也是这么宽,不过,腰却比他细些,倒三角的身材,叫人现在想起来还垂涎不已。

看来,哈努儿的男人身材都不错,够强壮,够有型,毫无赘肉。

像耶律齐那样偏瘦型的看来是极少数。不过耶律齐还只是个少年,很难说他将来不会也是这般…嗯…虎背熊腰的。

“看够了没?郡主可还满意?”

大汗王嘴角一勾,露出了一点调侃的笑容。

小菊的脸不由得一红,鸵鸟一样的把脸猛地埋进了枕头里,那窘迫的样子让人看着都替她不好意思起来。

耶律洪德轻轻地笑了,声音放得轻柔了些。

“今天不是和齐儿约好了去骑马吗,怎么还在赖床?”

小菊一骨碌坐了起来。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的?”

好奇怪。他不是一向很忽视这个三儿子吗?难道是因为她的原因?

“在寡人的宫里发生的事情,寡人怎么会不知?”

那么说,他从来都是知道他的三个儿子之间的斗争,知道他们是如何互相对付,甚至互相残害的,可是却从来不过问,不插手,任由其自生自灭的吗?

小菊张了张口,问话却终究没能说出口。

眼前的大汗王虽然看起来对她很和善,可是那种自骨子里透出的威严与霸气,却叫人不敢放肆。

“还不起来?”

耶律洪德在床前的椅子坐了下来,端起桌上茶水的悠闲地喝了起来。

“来人,给郡主更衣。”

站在门口一直没有离去的南儿和小萱刚要走过来,却只听得大汗王话音刚落,就从屋外走进来四个浓眉大眼的哈努儿美女来。

这四个宫女虽然没有桑麻那样壮硕,可是比起南儿和小萱来,却高大健壮很多。她们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个托盘,托盘中放着锦缎的衣物和华贵的饰品。

四个人走进屋子,齐齐向大汗王弯了一下膝,然后来到床前,还没等小菊反应过来,她们就撩开纱帘,扶起小菊,给她穿起衣服了。

小菊的小胳膊小腿的,根本敌不过四个哈努儿美女健壮的手臂,又不敢动用自己不是很灵光的武功,只好任由她们摆布。

小菊原以为哈努儿的服装穿起来简单,一衣到底,修身的裁剪,窄袖宽摆,行动也方便,谁知道真正的哈努儿宫装穿起来却也是十分复杂,搭配起饰品来更觉繁琐。

不过,这身装扮还真是很配小菊。尤其是那双白色的羔羊皮靴,配上那身锦绣的修身长袍,银色的腕饰和袖扣,头发用宝蓝色的松石串珠点缀,打成发辫,红色的宝石额饰,一双明眸更显晶莹闪亮。

看着眼前玉一般剔透灵气的人儿,耶律洪德的手停顿了一会,长长吸了口气,眼眸变得越发晦暗幽深。

“头还疼吗?”

“汗王……”

小菊愣愣地看着耶律洪德,一时间还没有从初见的震惊中醒过来。

这,这就是大汗王?她未来的夫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