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媚妻》媚妻梓涵全文 古代言情小说 媚妻女体化

更新时间:2019-12-10 08:02:39

《媚妻》媚妻梓涵全文 古代言情小说 媚妻女体化 连载中

《媚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薄暮轻寒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王夫人,董惜云

薄暮轻寒新书《媚妻》由薄暮轻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王夫人,董惜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娴儿本纵着女儿哭闹想看董惜云出丑,没想到她应对得如此大方得体,不但收服了贺锦年,还反衬得自己小家子气似的,当即气个倒仰。 董惜云...展开

《媚妻》免费试读

娴儿本纵着女儿哭闹想看董惜云出丑,没想到她应对得如此大方得体,不但收服了贺锦年,还反衬得自己小家子气似的,当即气个倒仰。

董惜云可不愿与她在这时候起争执,便拉起琼姐儿的小手逗她,“我这儿还有好多好吃的,带你去挑几样带回去吃可好?”

琼姐儿毕竟还是小,虽说Xing子蛮横些,但一听见有好吃好玩儿的立刻便笑弯了眼,蹦蹦跳跳地跟董惜云手拉着手进了里屋。

娴儿看女儿都被人拐走了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想说话又不知从何说起,偏偏贺锦年还不明就里,反而乐呵呵地拉起她的手赞起董惜云来。

“我就说太太挑的人错不了,你看这为人这气度,不光对琼姐儿好,对你也和气,看你这哭得两只眼睛核桃似的,人家还知道留条缝儿叫你我说会儿话呢!比你还小个三四岁吧,怪难得的!”

要依娴儿自己的脾气这会子指不定就要从嘴里喷出“放屁”两个字来,可当着贺锦年她却并不是个糊涂的,当即忍下气恼并不避讳地笑笑。

“全是我小人之心了,姐儿闹了一夜,我也揪心了一夜,唯恐新NaiNai不能容她,爷又不在身边,我这心里就慌了,没想到新NaiNai这样端庄贤淑,若能知道就好了。”

一番话冠冕堂皇的,全是为了姐儿,分毫没有为自己争风吃醋的意思。

话音刚落眼圈儿又红了,一脸自责的表情,配着一身朴素的装扮越发显得弱不禁风楚楚可怜起来。

贺锦年到底心里最宠她,哪里舍得她如此,忙好言哄她:“好了好了,你一向心最软我是知道的,姐儿是你的命根子,白眉赤眼地来了个新NaiNai,你心里替姐儿着急是自然的。你放心,万事有我呢,昨儿累了一夜,今天偷空歇歇吧,我晚上回来看你。”

娴儿得了这话忙适可而止地停止了自怜自怨,反而体贴地赶他早点出门了,这时董惜云依旧牵着琼姐儿的手出来,带着娴儿和鹦哥一同将贺锦年送出了垂花门。

鹦哥本私心想着一山不能容二虎,何况两只母老虎?

娴儿自进门后就独宠惯了,势必不肯叫新NaiNai一来就骑在她头上;新NaiNai是正室,当然也看不得房里有个这么受宠的小老婆。

昨晚娴儿勾得大爷待在她房里几乎误了吉时,要不是太太赶着过去撵他回了新房,只怕新NaiNai就要一个人过洞房花烛夜了,这么深的梁子已经结下,今儿早晨两个人仇人相见还能不分外眼红?

因此打定了主意好好讨好一番新NaiNai,像她表一表自己与她一同对付娴儿的决心。

没想到新NaiNai似乎是个过分老实的主儿,娴儿也出乎意外地没有因贺锦年夸赞新NaiNai而闹起来,两个本该水火不容的人竟相处得特别和平,倒叫她这个有心躲在一边悄悄拨火的人无从下手了。

见董惜云挪了挪步子,她便抢着一把扶住董惜云的手陪笑道:“NaiNai来了到底不同,鹦哥自从跟了爷,没见他像今儿早晨这么精气神十足过。”

董惜云柔柔一笑,带着一点新嫁娘特有的娇羞。

“听说姐姐原是太太屋里的人,就陪我一同去给太太请安吧。”

“诶,那往这儿走,NaiNai仔细脚下。”

鹦哥见她对自己这样和气,却并没有理睬娴儿,忙受宠若惊地答应着,娴儿虽心里不乐意,但王夫人跟前的功夫却是要做足的,只好怏怏地跟着。

王夫人一贯早起,起来后要先念一个时辰的经才出来吃早饭,家中女眷都晓得她这个习惯,倒也不用天不亮就过来干等。

大丫鬟琉璃一直在佛堂前守着,听见里头有了动静连忙打开房门去迎她,外头也早就备好了一桌子精致的小菜等着。

“早上大爷屋里怎么样?”

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勺子酒酿元宵,王夫人眼皮子也不抬地发问。

琉璃忙陪笑答应,“宋妈妈已经过来回过话了,大NaiNai亲自伺候得大爷吃的早饭,亲自送爷出的门口,只怕这会子就要过来给太太请安了。”

“不用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只问你看着她到底如何?”

王夫人手里的细瓷调羹顿住了,琉璃垂着头想了一会儿方笑道:“依我看大NaiNai是个能容人的,昨儿闹得那样也没见她给谁脸子瞧,今儿两位姨NaiNai都去过伺候来着,她也和和气气的。”

“恩,这才是大家子少NaiNai的做派,算我没看错她。”

王夫人微微点头,忽然又想起什么来似的,“哥儿和姐儿都见过了?”

“都给了见面礼,不过哥儿去请安的时候她没空得见,东西也是叫人送过去赏的,姐儿的倒是她亲手给的,听说还拉着姐儿的手玩笑了一会子。”

琉璃是王夫人跟前儿最看重的一个心腹丫鬟,说话行事无一不妥当,王夫人听了她的话心情越发大好起来。

都说挑儿媳妇儿要挑个听话的,她却并不这么看。

试想南安侯府这样的地方,嫁进来的姑娘谁敢不听话?

难得的是温驯听话又要会体贴人心的聪明人,若凡事都要婆婆开口把话说白了反倒不美。

就像瑜哥儿那孩子,她打心底里厌恶他,可这话能说得出口吗?

新媳妇儿如今这么个不着痕迹的做法,倒对了她的心意,这么看着娴儿到底是个偏房,为人处世也小家子气,常听说她背地里刻薄那孩子,事事都做到明面儿上连个遮掩都没有,倒怪丢人的。

想着想着听见外头有人说笑,原来是她的小女儿贺从芝和贺从蓉姐妹两个手挽着手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一对水灵灵的姐妹花并肩给王夫人行礼,王夫人乐呵呵地一手拉一个带到自己面前坐下。

“今儿怎么来得这样早?想必还没吃早饭,就在这儿跟着我吃吧!”

贺从蓉笑眯眯地直眨眼,“可不就是馋着太太这儿的糟卤鸭胗了么?咱们可是特特敢来蹭饭吃的!”

这话逗得王夫人更乐了,下面早有人上来给姐妹两添置了碗筷。

“多大了,还像个孩子!”

王夫人笑着拍了拍贺从蓉的肩,又侧过头捏了捏贺从芝身上的衣裳,“你这孩子,这么冷的天儿怎么倒穿上着薄棉的了?回头吹病了可别又哭嚷着药苦不肯吃!”

贺从芝红着脸搂着她母亲的胳膊撒娇,“哪里冷了,屋里头火炉烧得旺旺的,人动一动就一身汗,难受死了!出门都有大毛衣裳披着,也不怕。母亲,不知道大嫂子来过了没有?女儿可想见见她了!”

小姑娘的眼睛亮晶晶的,贺从蓉香下了一口热乎乎的甜汤却取笑她道:“三妹妹一向最爱热闹,如今二嫂子和陈姐姐姚姐姐都给她烦得厌了,就眼巴巴地等着大嫂子来呢!”

“二姐姐就会欺负人,不同你讲了!”

贺从芝小嘴一撅依旧纠缠她娘去,王夫人被她缠得没法,“你大哥哥才出门,大嫂子想必还有一会子,将来天天在一处有多少看不得的?快吃吧,回头你父亲见了又该教训你了,食不言,寝不语。”

一句话说得贺从芝不情愿地低下头咬了几小口杏仁糕,一时有丫头进来回话,大NaiNai、二NaiNai来了,陈姑娘姚姑娘来了。

这贺大老爷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贺锦年是王夫人亲生的,二儿子贺锦枫却是小老婆生的,不过他亲姨娘生下他没多久就病死了,从小被王夫人抱过去养大,与王夫人的情分却比嫡亲的母子也不差。

他比他大哥小四岁,是去年才做的亲,娶的是威武大将军顾大人家的四小姐,闺名叫个顾馨竹的。

而陈姑娘便是几个月前董惜云在西府里见过的陈巧筠,姚姑娘则是另一户沾着亲的女儿,叫做姚颖,两个如今在府里住着给家里的两位姑娘做做伴。

原来董惜云带着鹦哥娴儿两个来给王夫人请安,路上就遇上了陈姚两位姑娘,陈巧筠她是认识的,姚颖也是一般年纪,便说说笑笑同往,到了上房门口,又遇上了二NaiNai顾馨竹。

顾馨竹如今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出来身边丫鬟婆子跟了一群,或许因为娘家出身,看着董惜云的时候脸上也带着几分傲气。

--------------------

更新,求推荐票票,晚安╭(╯3╰)╮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