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狂诗叹江湖》笑傲江湖的诗 419文 狂诗叹江湖Size Queen

更新时间:2019-11-29 12:14:22

《狂诗叹江湖》笑傲江湖的诗 419文 狂诗叹江湖Size Queen 已完结

《狂诗叹江湖》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王艺洵分类:武侠主角:查尽,司马焯

《狂诗叹江湖》是王艺洵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狂诗叹江湖》精彩章节节选: 人之心本善,为恶非本意,若能复择路,宁无愧于心。 查尽三两口便吃完了那饭,随即便直起了身子,还未等咽下口中的米饭,只听司马焯问道...展开

《狂诗叹江湖》免费试读

人之心本善,为恶非本意,若能复择路,宁无愧于心。

查尽三两口便吃完了那饭,随即便直起了身子,还未等咽下口中的米饭,只听司马焯问道:“你这究竟是在做什么?”

查尽并未理会他,只是自顾咽下了这最后一口米饭之后,便不由得闭目不语,过了片刻,只见他嘴角一挑,睁开了双眼,对着司马焯笑道:“看来,这个小姑娘确实善良,竟真的给我们拿来解药了。”

“解药?”司马焯闻言不由得愣愣地望着查尽,四下打量了一番,除了那两个饭碗,便也不见其它类似解药的东西,又看着查尽嘴角那残留的米饭,已经那副神采奕奕的笑容,不由得好似也明白了什么,便问道,“她把解药放饭里了?”见查尽笑着点点头,司马焯便也不再犹豫,也如同之前查尽那般,俯下身子,将头埋到饭碗当中,啃起米饭来,还没等吃完,他已然觉得周身逐渐酥软酸痛之感渐弱,慢慢地好似气力也恢复了过来,不由得心中暗喜,猛地直起身来,看着查尽正对着自己笑道:“瞧你吃得,好似饿死鬼上路一般。”

司马焯也感觉到自己嘴唇边上满是米饭,犹豫自己戴着假胡子,便更是出奇地有趣,但司马焯也不在意,便说道:“这解药真的在这饭里。”但是转念一想,不禁又问道,“你是怎么猜到这小姑娘将解药放入了米饭之中?”

查尽听司马焯如此问他,不由开口说道:“以她之前的行为,你觉得她会无端劝我们吃饭吗?”

司马焯方才回忆那小柔方才送饭进来之时,告诫他们吃了饭方有力气之类的言语,不由得也明白过来:“你是说她是在暗示我们,把饭吃了就会恢复力气?”见查尽点了点头,司马焯又有些后怕地说道,“那你就不怕她骗我们给我们下的是毒药?”

查尽闻言不由又笑了起来,说道:“我们本来就中毒被擒,若是祁步雨要杀我们,直接一刀结果我们便是,何必让这个小丫头给我们在饭菜里下毒?这不多此一举吗?所以我断定,这肯定是解药而不是毒药。”

听这查尽这么一分析,司马焯也觉得很有道理,如今二人恢复了气力,却依然无法挣脱这千门柳的束缚,不由得问道:“那现在该如何是好?我们虽然恢复了气力,但这千门柳实在坚固,我方才试着运足内力想要挣开,却也毫无反应。”

但又见查尽摇了摇头说道:“司马焯你这又错了,我们自是有办法挣开这个千门柳的。”

听闻此言,司马焯依然又是一头雾水,忙问道:“这究竟又是何意?”

查尽显然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对司马焯说道:“既然她有意放我们,怎么会只帮我们解毒而不帮我们解绳呢?”此次未等司马焯再问,查尽便已然起身,对着司马焯说道,“木头做的都怕火。”

此言一出,当真让司马焯恍然大悟,心想之前离去之时,小柔确实也说过类似的话,的确,制作千门柳的最基本材料便是柳条,只是不知用了什么独门秘方制作,方才使其刀砍不断,力挣不开,但是它的本质却依然是木制,依然是怕火烧的,所以小柔的言语很明确地是在提示他们挣脱千门柳的方法。

想到此处,司马焯顿时也站起了身子,由于手脚都被缚住,二人只能勉强站立,一步一步艰难地向烛台靠近,而此时蜡烛依然快要燃尽,只留得零星火苗在上晃动,但是烛台的位置高过肩头,如何能让火焰烧到那千门柳又成了难题,而查尽此时忽而目光一转,对着司马焯微微一笑,然后便开口说道:“司马兄,有劳你辛苦一下了。”

司马焯闻言不由一愣,不明其意,查尽却依然笑着说道:“你看你身材比我魁梧,个头也比我高大,是否可以借你的肩膀一使?”

司马焯闻言便也明白查尽想要借他的肩膀扛他靠近烛台,他本也不是什么斤斤计较之人,如今有了脱困之法,便也大度说道:“小意思,你便上来便是。”

说罢便已然慢慢俯下身子,示意查尽尽管上他肩头,查尽也不客气,便向他身上慢慢架上,但毕竟二人手脚被缚,要平稳将查尽抬起也绝非易事,只稍司马焯微微一动,查尽便从他身上跌落,如此反复便也过了许久二人方才摸到窍门,终是慢慢将查尽抬起,借助烛火慢慢灼烧那绑在查尽手臂之上的千门柳。

竹木遇火则然,纵使刀砍不断的千门柳,也迅速地烧断开来,双手脱困,自然就方便许多,查尽随即取下那蜡烛,烧断自己脚上的千门柳后,再绑司马焯烧断他手臂上的千门柳。

正当在为司马焯烧缚其双脚的千门柳之际,忽而闻得门外人说话声,一听分明就是小柔与小林正在交谈,只听得小柔说道:“小林姐姐,有什么事吗?”

而又听小林说道:“你也看了快一天了,我也不是那种成天想着偷懒的人,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来看一会儿。”

而又听小柔说道:“不打紧不打紧,昨晚我靠墙歇息了一刻,这便精神得很。”

而那小林好似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让你歇着还哪来那么多话,我只是让你稍稍歇会儿,吃午饭之时你再来换我便是。”

既然小林这么说了,小柔便也没有再答话,却听小林又问道:“里面那两个怎么样了?饭吃了吗?”而少顷又听小林说道,“摇什么头啊,不知道就不知道,不会说话是吧?这丫头怎这么笨得慌?算了算了,我去看看,祁姑姑特意交代过,别让那两个家伙死了,真不知道她想什么,那个女人在不就得了,管这两个臭男人死活干嘛。”

听到此处,查尽当真有些慌了,眼见着那火已然将司马焯脚上的千门柳烧了一半了,但是此时房门逐渐被推开,那个小林便嘟囔着走了进来,查尽心道不好,便随手丢下烛台,上前一把擒住了刚刚进来,还未来得及张口的小林。

小林着实未曾想到二人居然已经脱困,刚看到此幕之时,查尽已然将她擒住,并且用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以她的武功,便是如何挣扎也是挣脱不开的,但是却听查尽对着司马焯说道:“司马兄,你赶紧自己解了绳子来帮我啊。”

司马焯不由为止一愣,忙问道:“你直接把她点了穴不就行了?”

此言一出,但见查尽面露尴尬之色,同司马焯苦苦一笑,说道:“她,她毕竟是个女的,穴位在前胸,这总不太好吧?”

司马焯也不想查尽竟会有如此拘谨的一面,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自顾拾起地上的蜡烛,一边自己烧着那烧了一半的千门柳,一边对着查尽说道:“那拍晕她啊。”

而查尽却再一次神色有些为难地说道:“这,这我还是不会,要不我试试?”

司马焯听闻不免觉得好笑,想不到堂堂江湖著名飞贼“小盗无尽”居然连最基本的击晕之招都不会,但一般打晕人便是以手掌侧击对方脖颈之处造成对方暂时晕厥,但如果不会的话也不是随便试试的,以查尽现在的武功修为,若是一个不当心,便容易直接打死这女子,不由得只有阻拦道:“别贸然乱试。”

不愿点穴,又不会打晕对方,查尽也很是着急,而就在他与司马焯说话的间隙,小林顿觉好似有空子可以钻,随即奋力一口咬在查尽捂住她嘴的手掌之上,查尽也被小林这一咬疼得呲牙咧嘴,想要收回手掌,而小林得空便要大喊,正当查尽与司马焯以为事情就要败露的千钧一发之际,小林忽而便没了声响,直挺挺地定在了原地,再抬眼瞧去,竟是那一直在门口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小柔出手点住了小林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更是无法出声,眼见这一幕,查尽与司马焯二人方才松了一口气。

再看小柔,正用一种哀愁并且复杂的眼神看着三人,最主要实在看小林,因为此时的小林正以一种难以置信甚至怨恨的眼神望着自己,使她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查尽看在眼里,也明白小柔这样一来,便当真是算背叛了自己的门派,背叛师门是何等重大的罪过,查尽虽然还无法理解,但是他是混迹于官场之人,自当以叛国之罪孽联想,不由得也明白此番小柔的所做所为带来的将是什么,他更是知道这一切便是由自己而起,不由将责任都拦到了自己的头上,查尽虽然本性不坏,但为了这个善良可怜的姑娘,不由想了个点子,对小柔说道:“姑娘,如今你帮了我们,怕是日后你也再难交代了吧?”

见小柔此时好似要哭出来一般,查尽不由将心一横,对她说道:“不如我帮你杀了她吧,日后要问其,就当是我们自行挣脱杀了这看守的女子。”

听闻此言,不仅小柔愣了,小林更是惶恐起来,她无法动弹也无法言语,只是用着一种极为惊恐以及哀求的目光看着小柔,小柔自也明白她这是当真害怕了,试问谁不怕死呢?而就在此时,却听小柔说道:“不要,她毕竟是我同门的姐姐,还请你饶她一命。”

查尽闻言不由吃惊:“那如果他日她告发你呢?我想以祁步雨的个性,定然不会放过你啊。”

小柔却眼含泪光,垂下头去,微微点头说道:“我自是明白的。”

“那你为何……”不等查尽问完,只听小柔又打断他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这便帮了祁姑姑害人还不如自己受苦,只希望你能找到解药,到时候救了其他师兄师姐,让他们不要再受苦,这样的话我纵使是死,也心甘情愿。”

查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