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元嘉纪事》元嘉草草封狼居胥翻译 男妃文 元嘉纪事玻璃

更新时间:2019-11-22 00:05:24

《元嘉纪事》元嘉草草封狼居胥翻译 男妃文 元嘉纪事玻璃 已完结

《元嘉纪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玉楼银海分类:历史主角:颜翊,李方明

《元嘉纪事》由网络作家玉楼银海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颜翊,李方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此时,盗洞口清风阵阵,卷起了柔柔绿草,以及颗颗黄土,正是个进洞探险的好时候。 李方明见颜翊蹭的站起,将衣衫下摆挽至腰间系好,跃跃...展开

《元嘉纪事》免费试读

此时,盗洞口清风阵阵,卷起了柔柔绿草,以及颗颗黄土,正是个进洞探险的好时候。

李方明见颜翊蹭的站起,将衣衫下摆挽至腰间系好,跃跃欲试。心道,不妙,赶忙拦了一句:“你这莫不是要下去?”

“当然要下去,没找到盗洞所在也就罢了,既然找到了,怎能不下去看看。那鬼老汉突然出现,肯定与这个盗洞,这条通道,有脱不开的关系。”

见他还是犹豫不决,便怒道:“你若是害怕,就留在上面看守,我自己下去!”

这话说的,这明明就是激将法。

李方明此番跟来,就是为了保护颜翊的安全。那洞里头还不知有多少奇门暗器,妖魔鬼怪等着。他怎么会放任颜翊自己一人独行。

当下,横下一条心,让颜翊退到后面,自己则缩身一跃,首先进入了洞口。

颜翊在洞口巴望着,见他如此轻松的就站稳了身形,以为这是件极容易的事。

自己也效仿他的方式,缩了缩身子,对准洞口,跳了下去。

没成想,理想的冰冷永远赶不上现实的残酷。他那久不活动的身子骨,给他拖了后腿。

颜大人是打着滚进入洞穴的,他脚一落地,才觉根本无法站稳。

待到李方明反应过来,想要去搀扶他。颜大人已经打了几个转,吃了一嘴的灰土,直呛得不住干咳,狼狈的不成样子。

看他这副惨像,李方明也有些埋怨。早跟他说了,这蹬梯爬高,翻山越岭的差事,就不是他能干的。

越是劝阻,他还越是不听,偏是要来。这下可好看了吧。

只是,他也明白,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是无用。只无言的解下了腰间的水葫芦,递给他。

颜翊不管不顾,咚咚喝了几口,这才缓过了精神。他在怀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一个菊瓣底的烛台,并一只白烛,递给李方明。

李方明打亮随身携带的火舌子,点燃蜡烛,将之端坐到烛台上。奇道:“长君,你莫不是,昨日夜里就决心要下来看看,故而,做了这样周全的准备。”

“那是自然,”颜翊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站直了身子,道:“昨日夜里,我一晚上没睡,思来想去,就是觉着那鬼老汉肯定是从盗洞里窜出来的。”

在他们降落地点的斜前方,一条笔直的行道,已然出现。

而他们站立的地方,狭**仄,岩壁并不平整,坑坑洼洼的,还有微微的灰土,渐渐下落。

想来,这是由盗墓贼临时挖出来的容身之地。

此处不宜久留,颜翊向前,沿着光线,缓缓进入了洞口。

李方明不敢落单,也擎着烛台,在后面小心跟着。

他紧盯着这烛火微弱的光芒,道:“长君,咱们简单看看也就行了,我看这蜡烛短小,燃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熄灭,一旦周围暗下来,我们可就危险了。”

颜翊转身,拍了拍胸脯,对他承诺道:“放心,蜡烛我这里还多的是。”

说完,他便阔步向前。

李方明这才反应过来,原说是,出门的时候,他见一向瘦削的颜翊,今日胸前怎的鼓鼓囊囊,好似富态了不少。

原来,他是带了诸多的工具,才来到此地的。

顿时,放心不少,虽然不知他具体都带了些什么,可他也深知,颜翊不习武艺,若真是遇到鬼怪作祟,动起手来,恐怕要吃亏。

只是,他心思缜密,奇谋百出却也是事实。想来,若是陷于险境,智取也未尝不可。

李方明举着烛台,往里面照过去,却见前方的路口,忽然收束,成了个笔直的巷道,狭窄逼仄,烛光所到之处,两侧的墙壁上,隐隐有人力雕凿的痕迹。

行道狭小,两人并排行进,已经都做不到。只能一前一后的,一点点向前蹭。

李方明不禁想到,如果,这真是个陵墓的话,当初建造墓室的人,又是如何进出的。

穿凿雕刻,运送石料,好似在这狭小的行道内,进行起来,都十分不易。

此时,二人已进入了甬道,因的甬道狭长窄小,烛火所能照亮的地方,已经远不及刚才。李方明骤然紧张,目不斜视,小心翼翼的走着。

却见,走在前方的颜翊,气定神闲,步履轻盈,李方明正为了颜翊突然上涨的胆色赞叹之时,却听得颜翊悠悠然道:“方明,自我们进入洞穴,如今已走了多少步了?”

李方明闻言,心下一惊,自己只顾担心害怕,心思全没放在正经事情上。

他只得尴尬的挠挠后脖颈,咧嘴道:“下官疏忽,根本就没记得数。”

颜翊转过身来,并不恼怒,拍了拍他的肩膀,见他筋骨僵硬,神色不安,知道他是担忧自己的安全。

乃劝道:“你记着,从刚才的场院直走到此处,已是二十六步了。现下,换你计数,一定记准了。如此,我们回来的时候,才不至于迷路。”

李方明点点头,继而狐疑的看着颜翊,道:“迷路?长君,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古墓之中,阴气最重,我们会不会遇上鬼挡墙、鬼替身,我看,咱们还是原路返回去吧。”

与颜翊不同,李参军素日里,最是畏惧鬼神。这样说,好似与他武夫的身份不甚符合。他倒也不是胆子小,只是不愿招惹这些异物。

他不自觉想到,传说这厉鬼僵尸最是可怖,往往力大无比,来无影去无踪。保不齐,他们一个不顺心,就把他二人给打了牙祭。

他越这样想,越觉得前方黑洞之中,鬼影曈曈,背后阴风阵阵。脸上都泛了绿,比那新死的僵尸也好不了几分。

颜翊虽是没有回头看他,但从他那越见虚浮不安的脚步声中,也猜想到了他的心事。

暂且不去管他,李方明武将出身,只要一时半刻,没有鬼怪出没,过一会子,他自己也可恢复镇定。

借着烛光,颜翊瞥见散落在各处的碎瓦片,断石板。

这些都是为了修建陵墓而运进坑道的原料。陵墓建造完成之后,这些废弃的材料,自然无人料理,被随意丢弃。

贪财的盗墓者,掘地千尺,只一心掠夺金银珠宝,哪会顾及它们。

这些残瓦断碑,也不知兀自在这黑洞洞的深处,呆了多少年。

这种事,在他的家族身上也发生过。自汉末以来,每有王权衰落,各地烽火便开。

礼仪崩坏,黎民黔首或为一顿饱食,挖坟掘户,盗取金银,屡屡发生。

听自家老人们说起,他们颜氏一族,在关中地界的祖坟,也曾被盗掘过。后来,全家渡江南迁,才重新起了坟茔,安葬逝者。

这样说来,这一位先秦时期的人物,历经数百年,陵寝竟能安然无恙,到了有宋一朝,才被人开掘,已然算得上是奇迹了。

这时,二人已在甬道之中步行了一段时间,他见李方明的脸色好看了些,便打趣道:“方明,你注意到这墙上的砖画了没有?”

砖画,李方明倒是注意到了,只是他学识不深,只见的那画作,线条舒展,刚劲不足,飘逸有余。

人物花鸟具备,栩栩如生,似是要飞出画作,上九天揽月。

他轻声说道:“这应当是画的墓主人。”

颜翊拿过他手上的烛台,凑近砖墙,且走且言:“这是飞升导引图。”听了这名字,李延之也明白了这砖画的含义。再看墙上的图样,便可知晓一二。

这副砖画,乃是从甬道口一直绵延,画上四周,曼株殊华遍植,祥云波涛环绕。画作的中心,自是墓主人。

只见他锦衣华服,虎目龙须。由两名侍女搀扶,走在最前面。

他的身后,跟着一小队人马,看其穿着,应当是侍卫一类。

他们的目标,正在咫尺之遥,砖画的尽头,用线条简单勾勒,虚无缥缈,光华四现的仙山蓬莱。

砖画到了此处,便告终结。

前方出现一个黑漆漆的斜坡,颜翊举起烛台,向下看去。

只见,下方出现了坡度平缓的石级,石级不算长,尽头已经可以隐约辨认出墓室的形状。

他兴致勃勃的对身后的李方明说道:“走,咱们下去看看!”

李方明面露难色,只他二人,硬往主墓室里闯,万一遇到鬼怪,可如何是好。

颜翊见他犯难,挺直了腰板,安慰他道:“鬼神都是人心所生,只要你不去想他,他自然不会出现。别怕,拿着这个。”

李方明恍惚之间,低头一看,颜翊手里攥着的,竟是个小布袋。

他心下疑惑,抬头看着颜翊,迟疑道:“这是……”

颜翊嘱咐他将布袋子系在腰间,明晃晃的亮出来。

原来,自从收到了琥珀递上的香囊,颜翊虽然不太相信这些所谓辟邪的偏方,可是,有总比没有好,他转而将香囊从袖袋里拿出,挂在了胸前。

这还不算,路上颠颠簸簸,让颜大人一刻也不得清闲。他负责任的想了想,扯下了袖口的一块缀布,拽下了团扇的一缕穗子。

他把香囊扯开,一分为二。一半接着用香囊裹紧,另一半则用白布简单包上,扇穗子系结扎口。

今日进洞穴,李方明必得陪同。他与这位亲随,已是莫逆之交,生死契阔的兄弟。

只因的自己的一时兴起,若是给他招来祸患,岂非不义。

况且他深知李方明在鬼神之事上,颇为胆小,有了这个香囊给他壮胆,也是好的。

他将这香囊的来历,在琥珀的谎言之上,又添油加醋,增增补补,将它的灵力夸得是神乎其神,终见李方明的脸色,重新现了红润,胆色提起来不少。

他们一点一点的,试探性的往下走,唯恐这石级上会有机关暗器。

好在,这些石级虽是坡度平缓宽阔,让人不好踏脚,却也没甚危险。

墓主人登上了象征得道成仙的天梯,他二人的脚底板也终于落了地,两厢圆满。

《元嘉纪事》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